童年琐忆 作者:焦红

也许是到了怀旧的年龄,提起童年往事,心底总是暖暖的。那天,无意中在老家看到了儿时的照片,又勾起了我沉积多年的记忆。

儿时的我由于体弱多病,长得又矮又黑又瘦,留着一头短发。那时我常常怀疑自己不是妈妈亲生的,因为我的两个哥哥都很白。二哥常常说我是从非洲来的,爸爸也经常逗我,说我是妈妈在我们家西边的大堰上捡来的,直到我伤心的向妈妈落实了真实情况,一颗心才安定下来。

妈妈常说我小时候很听话。那时候,由于时代的原因,原来做教师的妈妈被划成右派下放回家。后来生产队让妈妈到当地的小学当民办教师试用。妈妈很珍惜这个机会,上课之前常常在办公桌上划一个圈,让我坐在圈里不要出去,然后才放心的离开。记得当时妈妈刚走,就有几个老师来逗我,引让我出来,可是我怎么都“不上当”。后来妈妈每每提起这事,眼里总是充满慈爱的说,我们家小红是最懂事的!其实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懂事,只知道听妈妈的话,按照妈妈说的去做。

小时候我唱歌很好听。每次家里来了客人,妈妈总是让我唱给他们听,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胆怯,小嘴一张,清脆嘹亮的歌声就从我们家的小院飘了出来。还记得有一个叫陈大叔的,有一次唱完歌后,我径直的走到他跟前,捏着他的鼻子说,“陈大叔,你的鼻子怎么这么大呢?”逗得在场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我很奇怪的问:“我说得不对吗?”这下,长辈们更乐了。后来,他们还说,是我发现了陈大叔长了一个大鼻子呢!上学以后,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在学校里学的第一首歌“太阳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……”每到闲暇的时候,高年级的学生就围着我,听我唱歌,我成了学校名副其实的“小歌星”,直到后来在运师附小,我一直担任学校百人大合唱的领唱。

老家有前后两个院子,前院紧挨着一个大池塘,西面大堰的坡上长满了清脆茂密的竹子,坡下是一条幽静狭窄的竹林小径。每到黄昏的时候,总是从四面八方飞来许多小鸟在这里栖息。还记得二哥用几个木板钉成了一个小筏子,还在上面钉上了个小椅子。当我们坐在小筏子里,用竹竿一撑,哇,不一会儿就游到了池塘的另一边。那种在水中飘荡的感觉真是惬意极了,直到现在还觉得神清气爽!那个小木筏子直到后来朽了,我才再也没有划过。

老家的小伙伴很多。那时候没有什么娱乐,每到天黑月亮升起来的时候,在我们家不远的草场上总是聚集着一群群小孩,我们在这里跳绳、捉迷藏、还玩大刀砍等许多游戏。“锤头、剪刀、布”…….喧闹声在这个平日静谧的小村庄回荡着。每次都是经过大人们一遍遍的叫唤,一个个汗流满面的小顽童才恋恋不舍离开。

童年是无忧无虑、幸福美好的。每当我绘声绘色的回想起童年往事时,总是那么滔滔不绝…….毕竟,那往事就像潺潺的流水声在我心中旋绕。童年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,在我心中永不老去,永不消失……

家有二子

时间:2008-12-12   作者:刘英姿   来源:工程公司   点击量:454    【字体:小 中 大 】

家有二子:儿子和外子。

儿子童稚之年,活泼爱动,淘气闯祸,无所不能。而自主意识正值勃发阶段,虽父母亦不能降制。

外子已过而立之年,但飞扬跋扈,不减少年。常训诫为妻:“何为‘夫’?夫,天字出头,比天还大!可见为夫的地位与权威。”为妻听之,诚惶诚恐,恐惧甚深,自然事事言之计从,极少反抗。外子在家中崇高地位,固不可憾。

不过,夫在妻面前趾高气扬,在子面前,威风就打了折扣。正值年少的儿子,自主意识方兴未艾,又遗传其父逼人气势,对其父的言谈不以为然,认为乃父有强烈的自恋倾向。可见出头的天,只在妻面前有不可阻挡的威风。

家中有这么一对父子,作为管家保姆,其中辛苦是不言而喻的。

更何况,外子对管家保姆的评价,是含蓄的称谓:“长颈鹿”。据说,长颈鹿长颈长腿,反应迟钝,星期一踩进水洼里,高在云端的脑袋星期四才有反应:“哦,掉进水里了。”

这样的保姆,管理这对父子,当然要力不从心了。

你瞧:新的一天刚开始,长颈鹿的为难事就出现了。

外子工作繁忙,每晚都要在十二点以后上床休息,早上晚点起床似乎天经地义;儿子年幼贪睡,赖会床也是合情合理。每天,长颈鹿准备好早饭,先拍儿子的小屁股,儿子会不满意的嘟囔:“爸爸起了吗?为什么先叫我?妈妈偏心!”转身去叫出头的天,人家不耐烦的顶一句:“不知道咋天睡得晚吗?”

长颈鹿左右为难,不知所措!

外子每天早出晚归,父子聚少离多,见面最多的时候是在早晨,而父子大战常常就在清晨短暂的时间里如火如荼的展开着。

周末的早晨,战争尤其激烈。奇怪的是,贪睡的儿子每到爸爸在家的周末要比平时醒得早一点。睁开眼睛,来不及穿衣服,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爸爸卧室。或者猛掀被子,让酣睡中的老爸一览无遗,大白于天下;或者钻入被窝,对老爸左一拳右一脚。老爸仓猝中放下身份,英勇迎战,绝不手软。双方实力悬殊战局很快明朗化,战败方涕泗横流,急呼救兵。长颈鹿赶来调解。无奈,儿子不下火线,外子寸土不让,活活气煞长颈鹿!

战争结束,父子很快就能言归于好,如果爸爸有时间,父子勾肩搭背,看一集《李小龙》,切磋一回武艺;或者打开电脑,打一局激烈的游戏;再不然,头靠头研究一回漫画书。长颈鹿刚露一点对他们父子言行的不满情绪,立刻遭到相同的小眼睛的相同的睥睨神情,以及异口同声的“你懂什么呀!”

家有二子,其怒也冲冲,其怨也纷纷,其乐也融融!

免责声明:本文法律责任由该作者承担,内容来自用户上传发布或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联系本站请发邮件至:gxwvip@163.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